打印

[人妻女友] 【淫妻兰兰】(续)(13-14)【作者:waz101】

4

【淫妻兰兰】(续)(13-14)【作者:waz101】

作者:waz101
字数:100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第十三章、孕妇兰兰的激情口交和菊肛的开苞

  大树拍完后,坐会到床上说道「过来,给我舔舔鸡巴,伺候好它,一会可是
要给你的骚屁眼开苞的。」

  「可是,大树哥哥,人家,人家憋不住了,要上厕所。」肚子里充满润滑灌
肠液的兰兰此时已经忍得相当艰难,阵阵便意不停地冲击着被肛塞塞住的娇嫩菊
花,臌胀的肚子里不停地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要上厕所啊,可以啊,过来给我口交,我什么时候射出来你什么时候就可
以上厕所了。」大树岔开大腿,粗长的鸡巴如同一根火箭耸立着,兰兰无奈,只
得艰难的挪动到大树身边,想要蹲下去,但是如同孕妇般的肚子让她根本无法蹲
下,她试了好几个动作都无法用鲜红的嘴唇够到正冒着晶莹粘液的龟头。

  「你不会跪下来啊,骚货。」大树见兰兰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不满的说道。

  穿着高跟鞋的兰兰只能艰难地跪在大树的两腿间,因为肚子已经顶在了地上,
为了能够顺利将鸡巴容纳进自己的嘴里,兰兰不得不尽力压低纤细的腰肢,这样
却让大腿分得更开,粉红色的肛塞因为压力突出来很多「要是肛塞掉出来,你就
给我把房间里的水舔干净。」大树残忍地命令到,只见正卖力地给大树口交的兰
兰娇躯颤抖了一下,那已经跑出一半的肛塞奇迹般地缩了进去。

  也许大树为了享受凌辱兰兰的感觉,没有像在电影院一样按着兰兰的脑袋让
鸡巴插进喉咙,而是点起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对兰兰命令道「骚货,含得不够
深,给我多含一点,插到喉咙里去。」此时跪在大树两腿间大腹便便的兰兰如同
一只听话的母狗,在听到大树的话后立刻调整姿势,努力地将大树粗长的鸡巴吞
进小巧的嘴中,那恐怖的直径将兰兰的小嘴几乎撑开到极限。

  在尝试了几次后,伴随着干呕兰兰终于将眼前的鸡巴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喉
咙,然后前后摆动着脑袋,把自己的喉咙当做阴道让大树的鸡巴不断进进出出,
「啪叽啪叽」的水声伴随着兰兰飘动的长发,大树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吐出的烟
雾缓缓飘散在兰兰的娇躯上,兰兰用娇嫩的喉咙伺候了大树一会了,将鸡巴缓缓
吐出后,仰起俏脸带着媚笑看着大树,伸出小巧的香舌在粗长的棒身上四处漫游,
黑框平光眼镜下那双美丽的眼镜露出妩媚的神采。

  「大树哥哥,兰兰这个淫荡孕妇OL舔地你舒服吗?啊,大树哥哥,你的鸡
巴好大,兰兰要你的精液。」兰兰一边用小巧的舌尖快速舔弄着如同蘑菇般的硕
大紫红色龟头,一边用两只小手握住粗大的棒身快速撸动这,看样子,她想让大
树快点射出来,这样她才能去厕所释放出臌胀的肚子里不断地冲击着肛门的灌肠
液。

 从兰兰口中说出的淫词浪语和那张带着黑框眼镜的清纯妩媚的俏脸让大树的

  神经兴奋到了极点,他丢下烟头,一手扯住兰兰的秀发,让兰兰的脸向上仰
起,一手快速撸动着鸡巴,把充血的极限的龟头对准了兰兰白皙的脸庞「啊,射
了,真他妈爽,都给你洗脸了,骚货。」终于,伴随着大树的喊声,大量乳白色
的粘稠精液一股一股地冲向了兰兰的俏脸,很快精液就将兰兰的额头、黑框眼镜、
鼻子、微微张开的嘴巴,精致的下巴覆盖起来,还在不断喷射的精液开始顺着脸
颊滑动,流过兰兰修长的美颈,在锁骨的凹陷处,小巧的乳房,嫩红的乳头,以
及那臌胀的肚子留下白浊的痕迹,最终滴落在兰兰浓密的阴毛中。

  大树将最后一滴精液挤在兰兰微微张开的红唇里,一屁股坐在床上,享受着
余韵,而兰兰则保持着仰着布满精液的俏脸挺直身子跪在地上的姿势不敢动,一
时间两人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兰兰肚子里「咕噜咕噜」的的肠道蠕动声越来越
激烈了,兰兰忍不住了,她咽了几口,将流进口中的粘稠精液吞进胃中,娇嗔道
「大树哥哥,兰兰憋不住了,要出来了,求求大树哥哥,让兰兰去厕所吧。」兰
兰跪在地上,双手将大树长满腿毛的小腿抱在怀里,用坚挺的乳房和臌胀的肚子
蹭着,讨好着。

 大树看了满身精液的兰兰嘴上仰起一个坏坏的笑容说道「你看我射给你这么

  多精液,不要浪费了,给我用手把精液在身上抹匀了,就可以去厕所。」兰
兰在得到命令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用非常快的速度站起来伸出双手将脸上、奶子
上、脖子上堆积的粘稠精液收集在手心,如同润体乳般在身上自己涂抹着,手上
的精液几乎模遍了上半身,让兰兰精致的俏脸、白皙的乳房甚至那臌胀的肚子都
反射着淫靡的白色。

  兰兰见腿上还没有被摸到,于是伸手一遍遍挤压着下体的阴毛,将被阴毛沾
黏着的精液也收集起来,但远远不够涂抹两条修长美腿的量,兰兰此时也管不了
这么多了,伸出右手将中指和无名指插进阴道深处,快速的扣弄着,小嘴中不住
地发出呻吟,也许是实在无法忍受的便意让兰兰很快达到了高潮,大量晶莹的淫
水从兰兰两腿间滴落,兰兰如获至宝般用双手接着自己身体里流下的淫水,将淫
水和精液收集混合后,又仔细地在自己修长的双腿上涂抹着。

  终于,兰兰的全身都被精液涂满了,她站起身,哀求地看着大树,期望着大
树能够大发慈悲让自己去释放掉肚子里无法忍受的便意,大树哼了一声说道「骚
货还挺聪明的嘛,还知道用骚逼里的淫水补充精液,给我跪在地上,像母狗一样
爬着进厕所!」大树残忍地发出最后一个命令,兰兰如蒙大赦般立刻跪在地上,
手足并用的快速爬进了厕所,脚上的高跟鞋发出一阵急促的「哒哒哒哒」的声音,
兰兰的身影消失在厕所的门口,紧接着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喷涌声以及兰兰
悠长满足的叹息声。

  在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洗澡打扮之后,兰兰在大树的催促声中走出了厕所,
只见兰兰还是和刚才一样的打扮,脸上画着淡妆,鼻梁上架着那副黑框平光镜,
小脚上蹬着之前那双湖蓝色的高跟鞋,修长的美腿上多了一双黑色吊带丝袜,之
前如同孕妇般臌胀的肚子此时已经恢复到之前的光滑和平坦,兰兰迈着不是很熟
练的模特步,走到床前,一手叉着腰,一手自然垂下,如同模特般站着,姣好的
身体在大树面前肆意暴露着用妩媚的声音诱惑地说道:「大树哥哥,兰兰漂亮吗?」

 饶是大树着这种经常在女人堆里翻滚的色中老手见到兰兰散发着成熟气息的

  神采也呆了一下说道:「不错,小骚货这样看还挺成熟的,有种阿玲的味道。」

  听到「阿玲」这个两个字从大树的口中说出来,兰兰原本带着媚笑的的俏脸
瞬间冷了下去,但是又不敢当着大树的面发作,只得含着怨恨撒娇道:「大树哥
哥,人家都这样陪你了你怎么还想着那个贱女人啊?」

  「这有什么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嘛,阿玲那个贱货我是一定要玩到手的,那
对奶子看着就想揉捏,不过兰兰你也别生气,你好好伺候我,让我爽了,说不定
等我们一毕业我就娶了你也说不定。」原本兰兰听到大树对阿玲的身体这么向往
已经怒不可遏,但是听到大树提到以后可能会娶她,瞬间所有的不快都被抛到的
九霄云外。

  听到这里我的心又揪了起来,原来兰兰只是吊着我,原来最后和兰兰一起步
入婚姻殿堂的不是我,而是大树,原来我只能看着兰兰穿着婚纱而我只能作为好
友出席兰兰的婚礼。这一刻我的心似乎碎了,似乎死了,但是一种埋藏在心底深
处的东西似乎觉醒了,仿佛以前那个善良被人欺的阿光死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
个我,另一个黑暗的我。

  兰兰扭着性感的娇躯,穿着高跟鞋的双腿跪在床上,上半身趴在床上,高高
的撅起屁股,一双纤纤玉手伸到一对雪臀间,将两瓣雪白的臀肉扒开,露出臀间
粉色的阴唇和鲜红的菊肛「来啊,大树哥哥,兰兰的屁眼等着你呢。」兰兰不知
廉耻的邀请大树去取走自己屁眼的第一次,不知廉耻也许是所处立场不一样吧,
也许这时的大树在兰兰看来就是那个唯一有权利夺走屁眼处女的男人,此时兰兰
似乎在向大树表明着自己是属于他的,他有权利用任何方式去享用自己性感白嫩
的娇躯,有权利将粗长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阴道,屁眼,甚至嘴巴,并将浓稠的精
液留在自己的体内。

  「这个臭婊子。」我看着视频一边撸动着鸡巴,一边骂道。视频中的兰兰将
秀气的脑袋抵在柔软的被褥上,一张俏脸歪着,美丽的眼睛透过黑框眼睛媚眼如
丝的看着大树,一双玉手扒开翘臀将女性的隐私处暴露在身后即将拿走自己肛门
处女的男人,如同新娘将宝贵的初夜献给自己挚爱的丈夫一般。大树趾高气昂地
来到床上,如同一个胜利的将军,拿过放在床头装着润滑剂的瓶子,插进兰兰的
屁眼用力挤了半瓶进去,拔出来后又将剩余的润滑液挤在自己粗长坚挺的鸡巴上,
大树耸动着腰部,将棒身在兰兰柔软娇嫩的阴唇上来回滑动,拿女孩家最娇嫩的
私处来均匀涂抹自己鸡巴上的润滑液,粗长滚烫的鸡巴不断从敞开的阴道口划过,
刺激着兰兰高涨的性欲,「啊,大树哥哥,别……别再弄了,快插进来吧,兰兰
想要,想要大树哥哥的大鸡吧。」兰兰扭动着腰肢,乞求大树将鸡巴插进自己的
阴道,以解除阴道深处传来的瘙痒。

  「切,老子只是用你的骚逼口把润滑液摸匀,省的脏了老子的手,今天老子
不插你的骚逼,只干你的骚屁眼。」大树不屑地说道,双手把住兰兰的腰肢,就
将硕大的紫红色龟头顶在了兰兰凹陷的深红色屁眼上,「小骚货,老子要给你的
屁眼开苞了。」说完,大树用力将鸡巴顶了进去,纵使兰兰的屁眼经过了之前的
灌肠、肛塞、润滑剂等准备工作,但大树的鸡巴实在太大了,才只进去一个龟头
就将兰兰疼得死去活来「啊,大树哥哥,轻点,你的鸡巴太大了,兰兰受不了了,
兰兰的屁眼要裂开了,不要再插进去了,求求你,大树哥哥,拔出去,啊,拔出
去。」兰兰跪趴在床上大声地呻吟着。

  「拔出去干嘛,开苞嘛,就是要插到底才爽啊,啊,好爽,小骚货你的屁眼
好紧,比雨秋那个贱货的屁眼紧多了,啊,好爽,以后要多肏肏. 」大树不顾兰
兰的求饶和挣扎将鸡巴一路长驱直入插进了直肠底部,兰兰只觉得一个火热的肉
棒快将自己贯穿了。大树没有做丝毫停留,借着润滑剂就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伴随着兰兰的呻吟以及求饶声很快充斥着整个房间。

  我看着眼前刺激的肛交快速撸动着鸡巴,仿佛正在干兰兰屁眼的是我而不是
大树,我学着视频中大树那样,伸出手拽着兰兰的长发,将兰兰的上半身提起来,
一边耸动下半身,如同骑着一匹母马一样,只可惜我只能自己撸鸡巴。也许是大
树今天射过太多次了,饶是大树也有点架不住了,只见大树用力抽插了几下,就
将下身紧紧贴在兰兰翘起的臀部上不动了,我明白此时大树正在射精,一股一股
滚烫的精液正喷进兰兰的处女直肠,夺走了屁眼的第一次。

  大树将沾着粘液的鸡巴从兰兰的屁眼里拔出,一股粘稠的精液就从兰兰还没
来得及合拢的屁眼中缓缓流出,那淫靡的景象让我的鸡巴一阵跳动,但是大树根
本没有关注这些,他扯过兰兰的长发,将兰兰的小嘴按在自己刚刚从兰兰屁眼里
拔出,沾满精液、肠道分泌物以及润滑液的鸡巴上:「小骚货,给我舔干净,把
我伺候爽了,你才有可能嫁进我家。」

  闻着大树那散发着腥骚臭味的鸡巴,兰兰皱起了眉头,但是似乎想到了只要
舔干净自己就离嫁入豪门不远了,她一口将散发着难闻气味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卖力的舔舐着,将鸡巴上残留的所有的粘液都舔舐干净后,顺势躺在大树的腿上
休息,刚才的肛交让兰兰几乎耗尽了体力,但纵使是休息,兰兰也不忘将大树的
鸡巴含在嘴里,用温暖的口腔,滑嫩的香舌服务着大树。

  而此时的大树则靠在床头抽着烟,一手玩着手机,一手将兰兰的乳房抓在手
里,如同玩具般揉捏着,大树边玩边说:「虽然你的屁眼才被我开苞,还很紧,
但是不要像雨秋那个贱货一样,屁眼和骚逼一样松了,从明天开始,除了我肏你
屁眼的时候,你每天都要在屁眼里塞一个跳蛋,听见了吗?」大树似乎还很不满,
对兰兰提出了新要求。

  「知道了,大树哥哥,兰兰一定把骚……骚逼和屁眼都锻炼得紧紧地的,不
让大树哥哥嫌弃。」兰兰松开嘴里的鸡巴,抬起头十分认真地说道,此时她似乎
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大树的家门。

          第十四章、发现兰兰的惊天秘密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破天荒的我居然还没射出来,我又将视频拉回到
兰兰被灌满一肚子水,跪在大树身下给大树口交的片段,想象着兰兰,阿玲,雨
秋三个女人都大着肚子跪在我的身下争相舔舐我的鸡巴,很快我就想射了,我顺
手拿过阿玲放在一旁的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窝成一团包在我的鸡巴上,一股一
股滚烫的精液射在阿玲的蕾丝内衣里,我将裹着精液的内衣裤和笔记本电脑丢在
一旁,扯过阿玲的被子,闻着被子里阵阵玫瑰花香,很快就睡着了。

  也许是太累了,这一觉让我睡得没有听见闹钟的声音,迷糊中我听见门外传
来了开锁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环境,这才想起我睡在阿玲家里。

  「嗒嗒嗒」高跟鞋特有的脚步声越走越近,穿着白色无袖上衣,草绿色短裙
和高跟鞋的阿玲带着疲惫的神色出现在房间门口,阿玲闻了闻房间里混合着各种
味道的污浊空气,皱着眉头说道:「讨厌死了,阿光,你在家里抽了多少烟?」

  阿玲快步走到窗前,开窗换气,回头看到我丢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和那团
裹着精液的黑色蕾丝内衣忽然想到了什么,没等我反应过来阿玲就拿起那团内衣
打了开来,瞬间一股精液的腥味飘了出来,阿玲丢下内衣坐在床边,媚笑着一手
伸进被子里抚摸着我晨勃的鸡巴,说道:「怎么,昨晚看兰兰的视频撸的爽吗?

  居然射在我的内衣里,你知道那套内衣多少钱吗?虽然我答应你以后都不再
穿内衣了,但是那可是我第一笔工资买来的啊,算上昨晚给你剪坏的那套内衣,
那可是1000块大洋啊!」阿玲虽然嘴上微怒地娇嗔着,但是小手依然轻柔抚
摸撸动着我的鸡巴。

  我舒服地享受着阿玲小手的服务,半开玩笑地说道:「那这样,这套我射过
的内衣你就穿着睡觉吧,哈哈,改天我把把你的内衣都挂在晚上卖掉,就标『美
女护士原味内衣,1000一套,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再让你送货上门,你
看怎么样?」「流氓,阿光,你怎么变得这么流氓?」

  阿玲红着脸娇羞地扑到我身上,没有胸罩包裹的乳房如同两团温润的热水压
在我的胸口,经历过昨晚,我似乎变得不再那么拘谨,我很自然的伸出手从阿玲
的领口伸进去揉捏把玩着那对坚挺的乳房,另一只手从阿玲窈窕的腰肢上划过,
掀起绿色的短裙,停留在两腿间,隔着丝袜扣弄着温润的花蕊,阿玲也被我抚摸
地情欲高涨,呼吸急促,我们互相爱抚热吻着,很快阿玲身上原本不多的衣服就
被我脱光了,白皙性感的娇躯上还留着昨夜疯狂时我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我看着那对布满紫红色掐痕的白皙乳峰和肿胀的乳头,尴尬地笑着刚想说话,
却被阿玲打断了:「阿光,人家昨晚忙了一整夜都没睡觉,而且,下面被你弄得
好疼,人家先用嘴帮你吸出来好吗?晚上你想要,人家一定给你。」说完,阿玲
就跪在床上,俯下身子,张开樱桃小嘴,将我充满精液和尿臊味道的鸡巴含进了
嘴里,卖力地吮吸着,那对布满掐痕的乳房伴随着阿玲上下摆动的脑袋晃动着。

  我躺在床上,惬意地拿起手机,一边享受着阿玲的口交服务,一边玩着手机,
还时不时叫阿玲抬起眼睛,用充满魅惑的眼神看着我,而我则用手机将眼前正含
着我的鸡巴看着我,给我口交的妩媚学姐拍了下来,阿玲看到我拍照片丝毫没有
介意,反而将我的鸡巴深深的含进喉咙中,还用妩媚的眼神示意我快点照相。

  早晨的第一炮总是很快,在将一泡弄弄的精液全部射进阿玲的嘴里后,我以
为阿玲会将精液吐掉或者吞下,毕竟阿玲不是第一次吞下我的精液了,但是阿玲
却拿过那包裹着精液的内衣,将口中的精液吐在两个罩杯里,又拿起性感的蕾丝
内裤用裆部把我鸡巴上剩余的精液擦拭干净后,将沾着精液的内裤穿在了身上,
透过透明的布料,我甚至能看到擦拭到裆部上的精液被内裤紧紧地按在了两片阴
唇和打开的阴道口中,阿玲又拿起两个罩杯都糊满精液的胸罩,盖在自己那对坚
挺白皙的乳房上,让我那腥臭粘稠的精液充分浸湿着滑腻的乳肉和坚挺的乳头,
我甚至看见有多与的精液从罩杯的边缘被挤压出来,阿玲用手刮起来,居然涂抹
在自己白皙的俏脸上。

  做完这一切,阿玲媚笑着看着我说:「好了,满意了吧,我的小情人阿光,
你的情妇阿玲要睡觉了,你要是想再睡会就搂着你的情妇阿玲一起睡觉,要出去
玩的话,我可陪不了了哦,你自己去吧,把钥匙装着,想来就直接来吧,别忘了
你在外面还有个情妇呢,哈哈哈。」在阿玲那串银铃般的笑声中我无奈笑笑,给
她盖好被子后,在阿玲的额头亲了一下,穿好衣服,装上阿玲家的钥匙,离开了
阿玲家,我要去兰兰和大树同居的地方,去一探究竟。

  我刚走到兰兰和大树同居的新教新村60栋104门口,就看到两个二十四
五岁的男人走进了104并关上了房门,我赶忙跑到房前,拿出一个一次性纸杯
贴在门上充当窃听器,只听里面传来了三人的对话。

  「姐夫,你怎么来了?他是谁啊?」兰兰的声音传来,听兰兰的声音没有意
外,甚至还带着点期待。

  「哦,这是大我四届的学长子乔,今天来看看你,一会我们三个人一起玩玩。」

  居然有一个人是兰兰的姐夫,我才不相信他们说的玩玩只是玩玩而已。

  「兰兰,你好,你好漂亮,好可爱啊,身材不错啊,奶子挺大嘛。」这应该
是那个叫子乔的人,居然第一次见面就议论起兰兰的隐私部位。

  「啊,讨厌,子乔哥哥,不要这么用力捏人家的乳房嘛。啊,姐夫,不要…

  …你的手指,伸进去……伸进去太深了。」兰兰的娇嗔传来,这才见面几分
钟,兰兰就让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领,揉捏把玩着那对乳
房?

  她的姐夫也在亵玩着兰兰的下体?

  「哎呀,兰兰,不要介意啦,子乔对我有恩,我的小姨子给他玩玩也没事啊,
兰兰,你怎么屁眼里还塞着跳蛋啊?是你那个软脚男友还是你那个富二代情人啊?」

  兰兰的姐夫似乎对兰兰的情况了如指掌。

  「阿琛,还是你会玩啊,连小姨子都玩到手了,啊,这小骚货真会舔,平时
没少舔鸡巴吧。」兰兰应该开始给子乔进行着口舌服务了,原来兰兰的姐夫叫阿
琛。

  「嗨,着说起来就远了,我和我老婆依婷是青梅竹马,高中毕业那年依婷家
人不在家,啊,兰兰,你的骚逼有点松嘛,是不是被你的富二代情人肏多了?给
我吧屄夹紧了,依婷就把我叫到她家里去玩,啊,骚兰兰,给我夹紧,啊,肏死
你,夜里我就把依婷给开了苞,做完了之后,依婷睡着了,我去上厕所,路过兰
兰的房间发现这个小骚货居然在床上自己摸,还叫着姐夫,姐夫,啊,好爽,夹
得好紧。人家小姑娘这么迷恋我,我当然不能让人家失望啊,于是我就爬上兰兰
的床,用刚从她姐的骚逼里拔出来还沾着她姐处女血和淫水的鸡巴给她开了苞,
还射在了兰兰的子宫里面,啊,想想真爽,一晚上给姐妹花开苞,内射,人生一
大幸事啊。」阿琛和子乔应该正在同时享受着兰兰的阴道和小嘴,原来她的姐夫
在几年前就把兰兰开苞了。

  「那兰兰是怎么一直和你睡的呢?啊,好爽,好会吸,射了,射了,都射给
你!」子乔在问完这个令他和我都很好奇的问题之后就将精液都射进了兰兰的嘴
里,嘴巴得到解放的兰兰立刻大声呻吟起来。

  「兰兰也是个骚货,第二天晚上我肏完依婷之后给她拍了好多照片,说上大
学不一定天天能见到,留着这些照片自己撸鸡巴,不出去找女人,依婷就答应了,
还摆出很多姿势让我拍,什么露脸的,含鸡巴的,开腿露阴的都有,依婷睡着后
我就拿着这些照片去找兰兰,威胁她说你以后不和姐夫睡觉或者告诉其他人我就
把你姐的照片到处发。这小骚货还真信了,当晚就又让我内射了一次,还配合我
拍了照片,哈哈。」阿琛得意得说道。

  「才……才没有,啊,姐……姐夫,你好坏,玩了人……玩了人家的身子…

  …还……还威胁人家,啊,姐夫,你的鸡巴好大,肏死兰兰了,肏……肏死
兰兰了。」兰兰一边呻吟一边娇嗔道。

  「没这些照片你这个小骚货会乖乖地让我玩这么多年吗?啊,好紧,啊,射
了,都射给你,骚货。」阿琛也射在了兰兰的体内。

  「姐夫,子乔哥哥,你们一来就欺负我,兰兰不理你们了,哼。」兰兰嗔怒
道,但更像是在撒娇。

  「哈哈,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会我们出去玩。你的高跟鞋什么的就不
要穿了啊,穿我们带来的衣服。」阿琛吩咐道。说完屋子里就没了动静,三人应
该是正在准备,出去玩,想到这里我决定一会跟踪他们,看看他们是怎么「玩」

  的,大学附近是什么店都有,我很快就在一家户外店里买了一身衣服,一件
薄外套,一条运动裤,一个鸭舌帽,还有一个折叠望远镜,当我准备好一切回到
新教新村时,兰兰的姐夫阿琛,子乔已经带着兰兰走出了房门,兰兰一改之前都
市淑女连衣裙配高跟鞋的打扮,一身白色T恤,配上一条黑色超短裙,修长的腿
上没有穿丝袜,小巧的玉足上穿着一双白棉袜和白色的板鞋,一头长发扎成辫子,
修身清纯的打扮把兰兰的青春气息衬托得无与伦比,再配合着脸上的淡妆,路上
的行人无不侧目,一睹这个青春少女的美艳。

  我戴上墨镜尾随着他们三人,一路跟着他们,路上三人没有什么异样,仿佛
两个哥哥带着妹妹出去游玩一样,兰兰也很兴奋,三人来到路边停的一辆奔驰S
边,子乔掏出钥匙扔给阿琛说道:「给你,让你也开开我才买的大奔,我要好好
玩玩兰兰。」阿琛神色兴奋地接过钥匙,兴冲冲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一阵引
擎低沉的轰鸣响起,昭示着这辆车不菲的价值,兰兰看着这辆车眼睛里也闪着异
样的光芒问道:「子乔哥哥,这是你的车吗?好大好漂亮啊。」说着一双呕臂居
然环上了子乔的胳膊。

  「奔驰S当然漂亮啊,走,进去看看,里面更大,能让你躺着被我肏. 」子
乔说完就钻进了车里「讨厌,子乔哥哥居然在外面和人家说这个。」兰兰貌似害
羞地说着,但是还是随着子乔钻进了车里,我躲在一边的矮墙边看着他们上了车,
也许这辆车是才买的,玻璃都没贴上隐私膜,只见兰兰坐在车里好奇兴奋地摸摸
这摸摸那,嘴里似乎还在不断地问着什么,但是子乔似乎有点不耐烦,伸出手拽
着兰兰的辫子就将兰兰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两腿间,兰兰瞬间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在那楞了一下,心理挣扎了着要不要走过去看一眼,这时车缓缓动了,但
由于新教新村的道路太窄了,超长的车身加上两边都停着乱停乱放的车辆,让这
辆奔驰S移动地比人走的还慢,我赶紧抓住机会,装作路人边走边玩手机,从车
的旁边走过,在经过后排的时候我的眼睛斜了一下,和我预想的一样,只见兰兰
正趴在车辆宽大的后座上,不愧是豪车,兰兰166的身高都能完全趴在座椅上,
兰兰的脑袋埋在子乔两腿间卖力地给他口交着,一根不亚于大树的鸡巴在兰兰嫣
红的小嘴里不断进进出出,子乔一脸舒服的靠在宽大的座椅上,一只手从兰兰白
色T恤的领口伸进去,肆意把玩揉捏着兰兰柔软娇嫩的乳房。阿琛终于艰难地驾
驶着这辆豪车开出这片区域,我赶忙拦下一辆出租车,和司机说跟上前面那辆车。

  我跟着那辆奔驰S很快出了学校的范围上了高速,但是那辆车实在是太快了,
出租车只能远远得跟着,不过好在那辆车没贴膜,我拿出望远镜观察着车内的情
况,只见兰兰双手环着子乔的脖子身子上下耸动着但是隔得太远了我根本看不清
兰兰穿没穿衣服,就这样远远地跟了很久,前方似乎堵车了,那辆奔驰S的车速
也慢了下来,出租车的司机本着职业精神连甩几辆车紧紧地贴在了奔驰S的旁边,
我转头透过车窗看去,只见兰兰已经被脱光了上身,背对着子乔坐在他两腿之间
双手扶着正副驾驶的椅背身体大力地起伏着,一对乳房也随着身体晃动着,子乔
那根鸡巴应该已经深深插入兰兰的阴道,子乔瘫坐在座椅上享受着兰兰的车震服
务双手在兰兰身上不断游走抚摸着,而因为堵车而没事做的阿琛也回过身来,伸
出手大力揉捏着兰兰那对如同白兔般跳动的乳房。

  我坐在开进奔驰车的一边,手撑着脑袋做睡觉状,但眼睛却透过墨镜直直地
盯着被阿琛和子乔同时玩弄乳房和阴道的兰兰,虽然隔着车窗听不到兰兰的淫叫,
但是从兰兰潮红的俏脸和张开的嘴巴上我仿佛能听见兰兰的娇喘呻吟。这时出租
车司机嘴里骂道:「这小婊子这他妈贱,在车上就这样被两个人搞,不知道他们
从哪找来的鸡,要是便宜我也去肏肏. 」出租车司机居然认为我心爱的兰兰是出
来卖的婊子,每天张开腿,被一根根粗细长短不一的鸡巴在身体里进进出出,全
身都被不同的男人亵玩个遍的下贱妓女?或许这段时间兰兰的所作所为真的如同
一个妓女,不,是比妓女还下贱,妓女还要通过出卖身体换取等价的金钱,而兰
兰,陪大树上过床,做过建伟的裸模,甚至还在少女时期就做了姐夫每次肏完自
己姐姐之后的附送,现在居然和姐夫的学长见面没超过三句话就让一个陌生的男
人把鸡巴插进自己温暖娇嫩的嘴巴进进出出,最后还毫不介意的将这个陌生男人
的精液吞了下去,兰兰,你是真的生性淫荡还是真的只是被大树和你姐夫胁迫?

  我冷眼看着雪白的乳房和身躯有节奏地上下耸动的兰兰,心里在滴血。

  车终于缓缓开动了,此时将兰兰按在后排座椅上,让兰兰双手撑起上半身,
将一张写满淫欲的俏脸紧紧贴在车窗玻璃上,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完全伸直,从
狭窄的臀缝中狠狠肏干兰兰阴道的人换成了兰兰的姐夫阿琛,在10分钟前子乔
已经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兰兰的子宫深处,还把兰兰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胯间,把
残留着精液和兰兰腥臊淫水的鸡巴插进兰兰的嘴里让兰兰给他做了清洁。

  在畅通的高速上奔驰终于发挥出了原本的实力,很快将我乘坐的出租车甩得
远远的,我让司机加快速度跟上也只能勉强地远远吊着,不过好在没有跟丢,这
场跟踪在市郊的游乐场门口画下了句号。

  我付了钱跑下车,远远地跟在从车上下来有说有笑的三人,兰兰一副讨好的
样子将子乔的胳膊揽在自己的胸前,我经过那辆奔驰时往后座看了一眼,之间一
套白色性感蕾丝内衣丢在了车座上,拿到他们扒光了兰兰,让兰兰真空陪他们去
玩?我惊了一下,但同时一种异样的期待涌上心来。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7-12 22:29
4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7-22 11:13